侠客岛:封疆大吏秦光荣曾主政一方 为何主动投案?

  原标题:[解局]荣耀投案

  5月9日下午,置信各人都被一条动静吸收了眼光
:云南省委原书记秦荣耀“自动投案”,正在接受地方纪委和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考察。

  作为一名曾主政一方的“封疆大吏”,秦荣耀为何“自动投案”?

云南省委原书记秦荣耀
云南省委原书记秦荣耀

  一

  据岛叔的小伙伴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考察,来自香港的动静人士透露,秦荣耀此番自动投案,是因为他的儿子秦岭已经在数月之前被带走考察。

  秦岭曾任华融投资株式会社董事会主席,该公司属“华融系”旗下。2018年4月17日,华融系一把手、中国华融资产办理株式会社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赖小民落马,其后华融系多位高管被带走考察,秦岭也是此中之一。

  要知道,赖小民是国家监察委员会成立以后
正式办理的第一个金融大案,也是本年年初地方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,赵乐际专门点到、且定性十分紧张的大案:“武断查处赖小民等手握金融资源权力,大搞幕后交易、鼎力大举并吞
国有金融资产的‘内鬼’”;其案发后,“一行两会”和多家中管金融企业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通报该案,表述都是“金融领域产生
的一同触目惊心的败北大案”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到的动静是,“赖小民的涉案金额必然是创纪录的。”

  这样“触目惊心”的败北“内鬼”,对集团内部政治生态的污染是必然的,从多名高管被考察即可见一斑。华融内部人士则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秦荣耀之子秦岭的恶劣之处,就在于赖小民“落马”后仍不罢手,“内外夹攻搞钱”。

  “一门两父子,皆为阶下囚。父子俩只能比谁交接问题更完全。”香港的动静人士说。

赖小民
赖小民

  二

  说起来,十八大以来,包括秦荣耀在内,已有6位曾经的省委书记被查。

  在他之前,有王三运(曾任甘肃省委书记)、苏荣(曾任青海、甘肃、江西三省省委书记)、王珉(曾任吉林、辽宁省委书记)、白恩培(曾任青海、云南省委书记)、赵正永(曾任陕西省委书记)。

  此外,还有两个半在任上落马的省(市)委书记,分别是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、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,以及一名落马前仍是代理身份的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、市长黄兴国。

  此中必须要提的是白恩培,曾经跟他搭班子五年、与黑老大刘汉过从甚密经常一同打麻将的白恩培。

  当年,秦荣耀等于白恩培卸任后的继任者;他的这位“老同事”,则成为十八大以后
第一个毕生
监禁、不得假释的官员。在中纪委那部硬核警示片《永远在路上》中,白恩培和夫人如何联手收受巨额贿赂,面临镜头如何悔怨,盘踞了相当的长度。

  在云南的钻风朋友告诉岛叔,在云南宦海,秦荣耀和白恩培关系差,差不多算是公然的秘密。据他描述,“秦比拟爱秀,缺少气势和长远规划”“两人都算是庸官吧”。

  另一位熟悉云南宦海的人士则描述了一个真实产生
的故事,说秦荣耀有一次进来调研,皮鞋鞋带松了,他这时分第一反应不是蹲下去系,而是脚往前一伸,随从人员蹲下去给他系好了。

  2017年,地方巡视组向云南省委回响反映“回头看”的情况时提到,云南“清除
白恩培、仇和等‘余毒’不完全,政商关系不清,政治生态受到破坏。”作为一个湖南人,秦荣耀在云南先后任职超过15年之久;此番如果再论“余毒”,恐怕他也得算此中一个。

警示片中的白恩培
警示片中的白恩培

  三

  这话并非没有根据

  曾任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的杨维骏,曾向地方纪委实名举报白恩培和秦荣耀。2014年,白落马,秦在不到退休年龄的时分被调离;那时杨维骏说,“云南的问题还严峻得很,处理一个白恩培、调走一个秦荣耀,反腐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从地域落马官员的分布看,云南落马高官的绝对数量并不算特别多。但是,此中“延续性”十分值得留意——

  先后两名省委书记被查:此中白恩培在任10年(2001-2011),秦荣耀在任3年(2011-2014),先后凌驾14年。

  延续四任昆明市委书记被查:杨崇勇(2003.6-2007.12)、仇和(2007.12-2011.12)、张田欣(2011.12-2014.7)、高劲松(2014.8-2015.4),先后凌驾12年。

  这此中,据云南动静人士透露,落马的原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还曾间接向白恩培花费100万买官,几乎在本地宦海享誉中外。

  先后延续十数年在任的高级官员皆因贪腐落马,且数额绝不算小(仅白恩培一人就纳贿2.47亿元),可见“流毒”说法绝非虚言。

  仅从法院的判决书来看,白恩培、仇和鼎力大举收钱的此中一项,等于“事情调整、职务提升”——想想看吧,十几年时间,多少人要提升、调整职务?

  2017年,地方巡视组在向云南回响反映时就提出,要坚决杜绝“带病选拔”“买官卖官”。

  随后,公然质料显示,2017年,云南省委从核心领导机关做起,对2014年以来干部选拔
任用事情举行集中检讨,查阅了2690名处级干部选拔任用相关材料,并对“带病选拔”的51名省管干部、255名处科级干部选拔
任用过程举行了集中倒查;仅2017年1至9月,就备案查处省管干部56人。

  岛上的云南钻风告诉岛叔,经此一番,本地干部“断档确实比拟紧张”。

  四

  “前赴后继”的贪腐案件,背后必然有也许具有的现实泥土。

  比如,在地方巡视组的回响反映意见中,专门给云南提出建议:要着力优化产业结构,解决“烟、矿”独大局面。

  烟与矿,云南GDP的支柱。在杨维骏的举报信中,白恩培主政时代,云南产生
多起贱卖矿案,包括将“代价五千亿的兰坪铅锌矿,让刘汉以10亿就控股60%,一举掌控了这个亚洲最大、全球第四大的超级矿区”。

  据媒体《廉政瞭望》透露,2003年初,全球第四大锡矿——文山都龙锡矿在改制过程中,以增资扩股形式被贱卖,一家地产公司以1900余万元控制了这个潜在代价数千亿元的矿产。“该公司董事长蒋政江,籍贯湖南永州,有一个异姓兄长在都龙锡矿改制时代任职云南省委常委”。

  对了,秦荣耀等于湖南永州人。

  据岛叔了解到的信息,秦荣耀1999年调任云南后的15年时间里,有不少湖南估客尤其是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估客来到了云南;他们没押错宝,赶上了十几年大拆大建的好时间。

  这样的逻辑并不难理解:估客用投资为官员贡献GDP政绩,换取官员对自身投资利益的庇护和搀扶。如学者所言,在“宦海+市场”的模式中,官商之间经常形成这种个人化的关系。估客随官员到到差地投资,既有彼此信任的问题,也有“人格化的利益交换和共赢”,容易演变为深度利益捆绑、人身依靠。

  市场经济的交易原则进入政治领域当然十分值得小心。如前所言,一段时代内,在这些贪腐高官的“流毒”影响下,云南买官卖官征象紧张;而如果连官职都可以“买卖”、“投资”,那么提升后如何“回本”就成了理性考量,由此形成更大程度的恶性循环。

  刮骨疗毒、去腐生肌。要打破这种局面,绝非易事。
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文指出多省区自动投案人数显著增长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文指出多省区自动投案人数显著增长

  五

  值得留意的是,就在秦荣耀自动投案后不多,地方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发谈论文章,题目等于《自动投案是选择了独一正确的出路》。

  文章提到,在反腐高压态势下,党的十九大以来,全国共有2.7万名党员干部自动交接了违纪违法问题,5000余名党员干部自动投案。

  “这些人当中,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,自知问题终难掩盖,因而自动投案;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、改过自新的机遇,自动交接问题。”

  很多时分,人都是在东窗事发以后
才想起不应幸运。当年,秦荣耀的后任白恩培说,“没想到老了老了,放松了对本身的要求”;李春城的悔怨是,“居然因本身的错误这样收场,何其悲哀”。

  做“政治上的明白人”不易,时时刻刻做明白人更不易。无妨
重温下习近平2014年的一番话,道理十分浅易,真正知行合一不易:

  “为甚么
说当官是高危职业?等于说不但
自动以权谋私弗成,而且要四处防备社会诱惑。诱惑太多了,四处是陷阱啊!所有本身认为是当官能享受的、产生快感的事情,背后都也许埋没着罪行,都也许是陷阱。有人说,天上掉馅饼之时,等于地上有陷阱之时。一旦突然凭空来了一个好处,必然要小心。看到这些东西本身就要戒惧、退避三舍。

  咱们的门神要摆正,大鬼小鬼莫进来。一个要有情操,这是一道防地;一个要有戒惧,必然要有畏敬之心。一旦犯事,甚么
都没了,倾家荡产,甚至流离失所

  那些大贪巨贪,最后不就当了一个财物保管员吗?等于过了个手,最后还要还财于民、还财于公。不要做这些事情。”

  文/明日绫波

点击进入专题: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earnora.com